您的位置 首页 >> 娱乐

反英雄作品大热,原因在于戳中观众同理心

来源:大发棋牌玩法 时间:2019年08月13日

  反英雄作品大热,原因在于戳中观众同理心

  近日,改编自《The Boys》漫画的亚马逊新剧《黑袍纠察队》火了,目前豆瓣8.7分,IMDB 9/10,就连烂番茄还有81%的新鲜度。这是一部从始至终都反英雄的剧集,上来就告诉你世界上的超级英雄大多都堕落腐败、愚笨鲁莽,甚至开始危害社会和世界的安危。于是,一支叫黑袍纠察队的小队出现,开始了与超级英雄们对战的故事。

  所谓“反英雄”(anti-hero),是与“英雄”相对应的一个概念。相比传统英雄,他们从不墨守成规,而是以自己的手段贯彻着自己的正义。它的诞生,有市场化饱和下推陈出新的天意使然,但更多的是超级英雄创始者们的人为推动,正反善恶的权力都握在他们的手里。

  反英雄溯源:强化超级英雄的缺陷设计

  超级英雄能够受公众认同,其实与时代脉络相紧扣。

  彼时,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、经济大萧条。面对种种困局,人们渴望逃离困境。于是,超级英雄的超凡能力就成了解决社会问题、给大众以希望的代表。不过,当如今诸多国家的人们面对的问题不再是战火困扰,而是文明生活之下的精神、生活压力时,这群只能解决大灾难的超级英雄便与升斗小民的日常生活脱节,显得不接地气。于是,“黑化英雄”这类题材开始崛起。

  一方面是主宇宙叙事中,没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会去对抗其他叛变或黑化超级英雄的故事,比如钢铁侠和蝙蝠侠。“反超级英雄”是为这种“凡人肉体”的超级英雄打造的“英雄光环”戏码。另一方面,则是在旁支宇宙里,超级英雄成了反派,他们的死对头站到了看起来正义的一方。

  为何用“看起来”这个说法呢?因为是正是邪,无非在于创作者的视角设定。因此,这样的“反超级英雄”则是为了给小丑、两面人这种原本大boss的人设做洗白和共情的铺陈。更为主要的,则是未来给宇宙里的每一个角色都孵化出单人电影。比如即将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的《小丑》,未播先火,因为大家都会对这个印象里代表黑暗的人产生兴趣,有所期待。

  但是除却以上两个方面之外,更多的则是超英角色本身的“反英雄”设计。

  不难发现,从钢铁侠开始,漫威塑造的超级英雄就避开了超人这种以拯救世界为己任的设定。他们往往拥有各种缺陷,甚至全然没有强大能力所得者该有的性格和气度。在MCU的宇宙里,救世主只有一个,而其他人则或多或少都各有“反英雄”的气质。英雄怎么能是一个酗酒自大的花花公子呢?可钢铁侠是。英雄怎么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呢?可绿巨人变身后就这样。英雄怎么会和一帮太空飞来的街头古惑仔产生关系,怎么会是一个出狱不久就再次犯案的惯偷?怎么会是一个报国无门的颓丧少年?可他们是银河护卫队、蚁人和美国队长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漫威在有意塑造拥有“反英雄”特质的角色,来解构传统的超级英雄。这让漫画中销量低迷的二三线英雄得以登陆大银幕,并且获得超高人气。

  至于《死侍》,则是标准的漫威式反英雄,贱贱的逗逼性格,脏话连篇的嘴炮,为了自己的正义干掉一切阻碍自己的人。可以说,雇佣兵的设定是专门为反英雄角色而量身打造的。而在此之前,漫威漫画里最早出现的“纯真反英雄”,则是宁可炸掉地球也要保存自己世界的亚特兰大国王纳摩、杀伐果断的X战警狼人、变种人激进派领袖万磁王等。

  现代社会“找到”文化解药

  当然,反英雄绝不仅限于漫威和DC两大宇宙,从《堂吉诃德》中的阿隆索·吉哈诺,到《鹿鼎记》中的韦小宝,他们都是复杂有趣的反英雄。而在电影的历史洪流中,将现实裂痕撕开的《守望者》,镖客三部曲之一《黄金三镖客》,反乌托邦开元电影《V字仇杀队》,哀、丧与伤并存的《海扁王》,反派大boss带领主角成长的《不死劫》,基调灰暗不见光明的《罪恶之城》以及暗黑科幻启蒙实验《硬核亨利》都算“反英雄”电影的代表作品。

  总的来说,反英雄的出现,正是将传统上置于英雄以外的邪恶,与英雄一并结合起来的新文化产物。英雄既是英雄,亦是需要对付的反派。不过,反英雄所以能够归类为英雄,是因为他们的经历都是沿着传统英雄的历程发展的。但最为重要的是,反英雄面对的其实是普罗大众的生活问题。奈飞的《杰西卡·琼斯》里,主角只求活得像个人。因为杰西卡面对的是性侵、酗酒,是情感受人操控的心理创伤。得到怪力成为大力女,她并没有很开心,反而抓狂般地发泄。比起成为英雄,她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到凡人状态。

首页12尾页
友情链接+